分类
开启你的网赚之路

音乐NFT的新版图

将时间拨回2021年2月,英国的唱片公司Lucky Me与与Foundation合作举办了一个特别的拍卖会,将音乐家Jacques Greene的全新单曲“音乐NFT的新版图 Promise”以NFT的形式进行拍卖,在拍卖之前竞拍者能听到全首的前6秒,这个作品最终以13 ETH成交。这次拍卖之后,整个音乐行业都开始沸腾,人们看到了NFT对未来音乐的创造性,开始期待NFT与音乐的碰撞会带来怎样的化学反应。

重新构想音乐NFT,一文了解可编程的NFT平台Async Art

独角兽挖掘机 |2022-06-04 15:17

更多的实用性赋予 NFT 更大的价值

在之前的文章中,我们讨论了一些 NFT 用例,即在虚拟世界中显示 NFT的能力,以及使用 NFT 作为独家钥匙访问私人社区的权益。在这篇文章中,我想以可编程艺术品的形式进一步探索 NFT 实用程序。

可编程艺术是一种新的、实验性的艺术运动,第一个罕见的可编程艺术平台 —— Async Art 于 2020 年 2 月首次亮相。利用基于以太坊的智能合约的力量,Async Art 使创意人员能够创造出可以随着时间而发展的新型艺术品,并对其代币所有者做出反应。

什么是Async 音乐NFT的新版图 Art上的NFTs?

Async Art是一个以「随时间变化艺术」为品牌的平台,它 是一个以可编程艺术品而闻名的数字艺术市场,同时是一个可以创造、收集、展示甚至学习NFT的地方。

可编程艺术的工作原理

重新构想音乐NFT,一文了解可编程的NFT平台Async Art

了解可编程艺术作品的运作方式需要了解艺术作品的构成方式。在 Async Art 平台上,每件作品都由Master合成和Layer图像组成。Master 和 Layers 都是单独的 音乐NFT的新版图 NFT。Master 是充满活力的艺术作品单版(1 of 1)作品。Layers 是构成该大师的所有视觉元素。例如,First Supper是由 22 Layers (由相关艺术家创作的各个部分)组成的大师作品。

图层具有由艺术家在创作时确定的独特能力。其中一些能力包括:状态、比例、颜色、旋转、不透明度等的变化。Layer NFT 的所有者拥有对这些能力的独家控制权,并且可以对 Layer 进行更改以改变 Master 的视觉外观。这意味着当收藏家购买 Layer NFT 时,他们有机会直接影响艺术家的作品。

First Supper

重新构想音乐NFT,一文了解可编程的NFT平台Async Art

这幅完整的作品售价约为85100美元(366.4 ETH)。目前,这幅作品的母版(Master),及其22个图层(Layers),由8个不同的人所拥有。《第一顿晚餐》实际上是 Async.art 上提供的六个协作加密艺术品中的一个。Async.art 这个平台是在艺术家和程序员们聚在一起后启动的。

Async Art是如何实现生成艺术?

重新构想音乐NFT,一文了解可编程的NFT平台Async Art

重新构想音乐NFT,一文了解可编程的NFT平台Async Art

艺术是可编程的

为什么这很重要?

现Async Art平台官方宣布推出Async Music Blueprint (Async音乐蓝图)。Async音乐蓝图是全能的生成型音乐NFT工具,旨在改变我们欣赏和思考音乐的方式。

生成型音乐NFT工具

可编程音乐的工作原理类似于可编程艺术,每首乐曲都由单个 Master Track NFT 和多个 Stem NFT 组成。Stem NFTs 实际上与 Layer NFTs 相同。他们有能力改变 Master Track 的外观和声音。

首先是艺术作品,现在有了声音(以音乐、口语和有声故事的形式)。Async 音乐NFT的新版图 Music Blueprint,全能的生成性音乐NFT工具,它将彻底改变用户聆听和思考音乐的方式。继Async Blueprint(视觉艺术构建器)的成功之后,Music Blueprint采用了类似的生成式创作过程,并将其应用于音乐--不需要编码经验或开发人员的帮助。

音乐家现在可以从单一来源生成一系列独特的音频版本,Async Canvas 工具允许创作者将主干音轨分层,并添加这些主干的变体;然后Async算法工具在收集者开采一个版本时,从这些主干的组合中构成可证明的随机音频版本。

重新构想音乐NFT,一文了解可编程的NFT平台Async Art

Async的首席执行官和创始人Conlan Rios说:"音乐NFT的新版图 我们对宣布这些新模板感到非常兴奋。Async Music Blueprints代表了两年多的视觉和音频的综合学习。我们在Async的首要任务是与创作者一起帮助艺术和音乐的发展,在21世纪进一步推动这些媒介"。

什么是Async Music Blueprint?

重新构想音乐NFT,一文了解可编程的NFT平台Async Art

Async Music Blueprint是音乐家创建音乐NFT生成集的一个工具。创作者将录制的音频上传到Async Canvas工具,然后从这些Stem Tracks和Variants(NFT构建器工具)生成独特的音频版本集合。

主干和变体的数量将决定可以生成版本的可能数量。然后,创造者决定可以铸造的数量的上限。只有当收藏家选择铸造一个版本,这个版本的歌曲才会出现。Async Music Blueprints是为音乐家制作的,它使制作人能够让他们的粉丝更接近创作过程,让歌迷参与到最后的剪辑中,并以传统的单曲发布方式为创作者发掘新的创作渠道。

交互一直是音乐创作过程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音乐是由乐器、机器、预设、样本、补丁、音乐家和观众之间的互动产生的。Async Music Blueprints 中基于算法进一步释放了交互的潜力,因为它将音轨交给了听众。然而,感觉这只是一个开始。Web3 让我们有机会扩大这些交互的范围,并将允许观众参与更多体验。

将事物进行实验和剥离的想法进入了整个 NFT 空间的原始状态,Blueprints代表了技术发展的闪电般的速度,这种格式的作品会改变我们听音乐和思考音乐的方式。

音乐NFT的新版图

盗版泛滥、漏洞频发,音乐NFT成了新陷阱?

2021年可以说是NFT的爆发之年,就在3LAU、Steve Aoki、Snoop Dogg等音乐人从中赚得盆满钵满时,音乐NFT也因漏洞频发迎来新变局。 自2月初开始,Jack Antonoff、Eve 6、Sadie Dupuis 等多位音乐人在推特上公开对音乐NFT交易平台HitPiece进行猛烈抨击,指责该平台未经许可窃取他们的音乐作品,引发业内和媒体的高度关注。

一、HitPiece为何引发众怒?

据悉,音乐NFT交易平台HitPiece是由音乐制作人Rory Felton和Jeff Burningham于2020年创立,其目的是通过出售音乐NFT帮助艺术家赚取版税,但事实却与他们所标榜的背道而驰。

2月2日6点40分,著名吉他手Jackie Venson公开发文称,“这些人在我不知情或未经同意的情况下拿走了我的整个曲库,并将其作为 NFT 出售。我也在他们的网站上看到了许多其他音乐人,真是当代窃贼。在这个时代,似乎成为一名音乐人真的太容易了。”

但这一回应并没有得到大众的谅解。对此,美国音乐人Deerhoof发文对其表示质疑,“他们窃取你的音乐并在他们的网站上拍卖 NFT,当他们被抓到时,他们说不要担心,你能‘得到报酬’。”

2月8日,美国唱片业协会RIAA介入,并向HitPiece的律师发送了一封律师函。RIAA 首席法务官Ken Doroshow称,该网站“只不过是一场骗局,旨在利用乐迷对音乐的热爱和与艺术家更紧密联系的愿望,使用流行语和行话掩饰他们完全未能获得必要的授权。”

伴随着监管部门的介入,这场音乐NFT闹剧告终,也给音乐行业敲响了警钟。

二、风口之下的NFT陷阱

1月22日,加拿大数字内容创作者Dan Olson在YouTube频道Folding Ideas上发布了一段名为“Line Goes Up – The Problem With NFTs”的纪录片,全方位阐述了NFT的历史、内在逻辑以及存在的问题等13个部分。

这条长达两个多小时的视频迅速在推特上引起了广泛关注,截至3月3日累计播放量已经达到599万。视频中,Olson对NFT艺术收藏品进行了批判,并尖锐指出,“NFT只是一个贫困陷阱”音乐NFT的新版图 。

例如,在今年1月18日,周杰伦与好友合伙创办的潮牌宣布发售NFT项目幻想熊,限量1万个,不到一小时全部售出;1月29日,其发文宣布将携手中国数字潮玩收藏平台薄盒Mints及国际拍卖行,合作拍卖自己从未公开的经典歌曲Demo音乐数字藏品,这一消息迅速引起了广泛评论与关注;2月11日,嘻哈歌手Snoop Dogg推出的“stash box”NFT在短短5天内售出了价值超过4400万美元。

2021年3月,艺术家Weird Undead在社交网站上发文称,有人在未经他许可的情况下窃取了他的作品与目录。今年1月28日,全球最大的在线NFT市场之一OpenSea在推特发文承认,使用该平台免费铸造工具创建的NFT中,超过80%的项目都是剽窃、虚假或滥用的作品,平台也因此决定限制用户使用其工具免费铸造NFT的次数。但这一决定引起了较多用户的反对,目前已被撤销。

三、音乐NFT将走向何方?

参与过NFT专辑销售的美国摇滚乐队Kings of Leon曾预言,“在未来十年内,70%的专辑将以NFT形式发行”,说唱歌手Rakim Al-Jabbaar也表示,“NFT将为艺术家提供另一个渠道,以更具艺术性的方式为粉丝创作独家内容。未来,我们将像欣赏巴斯奎特的画作一样看到欣赏歌曲的价值。”

当音乐链上NFT,新的爆点就此产生

undefined

将时间拨回2021年2月,英国的唱片公司Lucky Me与与Foundation合作举办了一个特别的拍卖会,将音乐家Jacques Greene的全新单曲“Promise”以NFT的形式进行拍卖,在拍卖之前竞拍者能听到全首的前6秒,这个作品最终以13 ETH成交。这次拍卖之后,整个音乐行业都开始沸腾,人们看到了NFT对未来音乐的创造性,开始期待NFT与音乐的碰撞会带来怎样的化学反应。

NFT的快速出圈,让受困于新冠疫情无法开演唱会的音乐人看到了新的活动方式,更让默默无名的独立音乐家找到了新的生存方式,以维持自己的生活。音乐人Justin Blau(3LAU)通过Ultraviolet NFT专辑拍卖筹集了1170万美元,加拿大女歌手Grimes通过Nifty Gateway以580万美元的价格卖出了《WarNymph Collection, Vol. 1》的音乐NFT专辑。英国组合Disclosure以14万美元出售了他们的NFT 音乐单曲 《The Face》。

顶峰AscendEX:见证爆款诞生并为其赋能

undefined

Animal Concerts(ANML)是顶峰AscendEX最新上线的元宇宙音乐项目,致力于打造跨时代的娱乐体验。Animal Concerts专注于超时空体验和元宇宙音乐会,能够为为音乐艺术家进行NFT的投放,这些NFT包括专辑NFT、歌词NFT、NFT演唱会门票等。

在Animal concerts打造的元宇宙中,乐迷可以购买各类数字资产,这个转变迎合了当代人们愿意花钱购买数字资产的消费习惯。在Animal concerts生态里很轻松就能购买到自己喜欢歌手的演唱会T恤,并在自己喜欢的元宇宙游戏中穿上这些衣服。

目前,Animal Concerts已经为Busta Rhymes、Future、Alicia Keys、Meek Mill、Diplo和 Gunna 举办过音乐会。著名说唱歌手Snoop Dogg和Billy Ray Cyrus联手的新的热门单曲“A Hard Working Man”的所有权也为Animal Concerts与两位艺术家共同所有。

undefined

Token||Traxx是在顶峰AscendEX首发上线的一个综合性的音乐平台,其目标是通过NFT创作、策划和收集音乐,实现真正的音乐创作自由。该平台将艺术家的歌曲、专辑和商品能轻松地铸造为NFT,从而技术性地改变粉丝与艺术家互动的模式。

凭借着其口号:“own your sound”,Token||Traxx的鼓励人们寻找、创作和分享新兴的音乐作品。这个方式将给更多的独立音乐作者带来展示自己才华的机会,并且Token||Traxx进行NFT拍卖能够围绕特定的演出地点而举行。

腾讯音乐跑步入场,NFT会成为音乐人的普惠革命,还是少数头部的新镰刀?

而在“TME数字藏品”上线前,8月2日,腾讯先发布了国内首个NFT交易APP“幻核”,并推出产品“限量版十三邀黑胶唱片NFT”。目前,“幻核”已在各大应用市场开放下载。“幻核”的面市,是腾讯借助NFT将一直以来面向B端的区块链应用推向C端市场的首次尝试。而就在8月4日,索尼音乐娱乐和知名说唱歌手Eminem、前Def Jam首席执行官Paul Rosenberg和电子音乐人3LAU参投了NFT公司MakersPlace。

3月24日,其在NFT交易平台Opensea上传了一段时长为7秒的电子音乐《Emotional Dance Music》。数日后,这段音乐NFT被匿名买家以1.01ETH(约合人民币14231.52元)的价格被匿名买家拍走,并以2ETH挂到了二级市场中。无独有偶,5月25日,音乐人阿朵发布国内首支NFT数字艺术音乐作品《WATER KNOW》,并将封面和歌曲的署名权公益拍卖,成交价高达30万元。阿朵还在微博表示自己最后会将拍得者的名字放进《WATER KNOW》里,和她共同纪念这一次跨界合作。这种充分激发受众的参与感和体验感的交易形式,很好地揭示了NFT艺术品得以火爆的消费者心理。

而在NFT的探索中,电子音乐已经走在了音乐行业的前沿。据公众号“键盘中国中文期刊”称,NFT是现在各种电子音乐前沿分析报告中公认的最具突破价值的领域,在总价值5020万美元的NFT音乐作品中,76%是由电子艺术家发行的。正如国内第一个由音乐人发布的NFT作品是电音一样,电音厂牌PILLZ是国内对NFT较早做出反应的组织之一。5月21日,PILLZ携手音乐人ZABO发布了中国首支电子音乐NFT《WHISPER》,限量50枚,在短短的20小时内告罄。

5月26日,音乐版权服务平台火花音悦宣布成立Free Spark,面向全球市场,致力于作品的NFT化,并进行策划、合作、风控等;5月30日,音乐蜜蜂平台推出NFT板块,将NFT铸造权交给音乐人,并推出了保护、交易、维权一站式服务。官网显示,截至8月5日17时,已有8606位音乐人入驻音乐蜜蜂,25首作品被铸造为NFT,APP上架6张NFT唱片。从个体的初尝到平台、厂牌的加入,NFT正演变成一场全行业的探索,但探索之路往往充满坎坷,行业也在不断进行调适。但现实问题已经开始暴露,由于缺少具有流量的音乐人入驻,目前很少有消费者为音乐NFT买单。

面对NFT音乐平台的这一困境,iBox平台采取了新的打法。其瞄准流量艺人,推出了iBox先锋音乐人计划,并邀请R&B音乐教父陶喆前来助力。在官网的简介中,iBox这样介绍自己:主打高端NFT,计划推出的大部分NFT产品均与大众耳熟能详的知名IP、知名艺术家或公众人物联合发布,确保NFT品质及收藏价值。但截止发稿前,还未见陶喆的相关NFT作品出现在iBox上。从上述NFT音乐业务在国内推进中遭遇的阻碍可知,作为社交、娱乐、头部音乐资源丰富的音乐平台,腾讯音乐的入场似乎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,也无疑会加速全行业对音乐作品NFT化的尝试。

基于区块链技术的NFT是加密且不可篡改的,其元数据中的各种信息都会永久封存。创作者不必担心别人篡夺自己的创作,NFT的收藏者也不用担心买到赝品。每件音乐NFT都拥有独一无二的身份,这就从收藏品本身阻隔了盗版的可能。区块链是诚实的,它记录了每一次的交易与使用信息,也在时刻计算着链上物品的热度与价值。在音乐行业的想象中,当区块链技术应用于音乐版税的计算,无论何地何时,只要歌曲被播放,都会注入创作者应得的版税。面对未来越发丰富的音乐场景消费,区块链技术无疑能很好地覆盖版税盲区。

瑞典插画师Simon Stlenhag自己未发行NFT作品,也没有给任何人授权,却偶然发现她的一件作品被别人铸造成了NFT并销售。相似地,对于前 DC 漫画家何塞·德尔博通过出售描绘神奇女侠的NFT获益185万美元,DC Comics方很快向参与创作的艺术家发出通知,禁止将漫威角色商业化,包括 NFT 的制作。也就是说,何塞·德尔博作为神奇女侠的插图画家,并不具有将这一形象NFT化的权利。对于音乐NFT交易中可能发生的版权争议,NFT音乐平台Audius尝试给出它的办法:当发生版权争议时,Audius会将版权方的投诉直接发送给NFT上传者,在裁定后,会采取重新分配收入的措施,而非直接下架。

但版权方的损失如何追缴,Audius的裁定是否合理,仍需要法律的解答。而现行法律对NFT无明确的规定,可应用到NFT领域的法律条文并不多。律师肖飒在《律师解读NFT:重灾区?新战场?》中提到:基本可以判断,NFT将成为下一个法律重灾区。对此,肖飒也提出,若能做到以技术去管理技术,将所有NFT作品都加盖上官方备案技术印鉴,则基本上可以消除NFT的法律问题。但在国内尚无一例NFT纠纷的起步阶段,形成全行业的监管监督机制几乎是不可能的。

正如音乐蜜蜂APP的加载界面所展示的——让价值回归音乐人本身。音乐NFT的意义,最直观的便是它为音乐人们拓宽了变现渠道。音乐人可以不经体制直接出售作品获利,并可以从每一笔后续的二手交易中抽成——即使作品已经不属于他。而且,对于传统版权交易中普遍存在的打包出售形式所存在的“音乐NFT的新版图 一刀切”弊端,直接面向听众的NFT交易中,音乐人歌曲的价值或许会得到更为公平、精准的估计。如阿朵进行公益NFT拍卖的《WATER KNOW》是其“知道”系列中的一首,意味着音乐人可以自由地将自己的专辑拆解开来,以不同的组合铸造成NFT并销售。

从目前披露的“TME数字藏品”内测界面来看,腾讯音乐将推出的音乐NFT产品为限量版数字专辑,“幻核”推出的“限量版‘十三邀’黑胶唱片NFT”也间接证明了这一点。这种数字专辑的购买需要抽签或手速,从销售模式上来看,这与出售明星周边其实没什么两样。最大的不同,可能在于NFT更具有收藏价值,但收藏需要物件本身就具有较高价值或者说是“名气”。抽签、拍卖、上不封顶的价格以及在二级市场的自由流通,同其他形式的NFT一样,音乐NFT是不可控的。就像Beeple创作的数字画作NFT拍得6934万美元的高价,未来某位音乐人的限量数字专辑也可能拍出天价。